妨害程序还倒打一耙,美国在WTO又跟所有人干了

时间:2018-08-26 02:00   编辑:ym28800.com
本文字数:2261,阅读时长大略4分钟

  作者 | 第一财经 冯迪凡

  不仅倒打一耙,而且觉得本人还很有理的样子。

  在美国驻世贸组织(WTO)大使谢伊(Dennis Shea)到任两个月后,此前始终采用防守策略的美国驻WTO团队气焰越来越嚣张。

图左为美国驻WTO大使谢伊

  在当地时光6月22日举行的最新一次WTO争端解决机制搭理上,美方首次在争端解决机制上诉机构大法官甄选问题上显现“进攻”姿态,发表了针对该上诉机构的长篇声名,斥责该上诉机构长期不遵守其判决不应超过90天期限的划定,以及在长期以来该机构跟其余WTO成员国都未能履行相应义务。

  第一财经记者从一位日内瓦商业官员方面获悉,美国在会议上详细陈述了六项理由,而包括欧盟在内的大部分成员方都对美方的发言进行了驳斥。

  其中俄罗斯代表指出,美国当初抱怨裁决被推迟这一事件自身就很奇怪:美国阻挡上诉机构开启新法官甄选程序本身就是目前判决被推迟的最大起因之一。

  同时,在本次会议上,美方再次表示谢绝同意WTO启动新法官任命的甄选程序。墨西哥代表则指出,这已经是WTO争端解决机制连续第12次会议未能在甄选程序上达成任何成果了,而印度代表则指出,全部(WTO)体系正在缓缓走向瘫痪。

  美妨害程序还倒打一耙

  谢伊此次的核心论点是,多年以来上诉机构的法官们经常违反规则,不遵守90天判决上诉时间的规定。

  谢伊提出了六项理由认定上述机构浮现重大纰漏:

  第一,WTO争端解决机制旨在促进迅速解决争端跟任务,并曾规定在90天内实现上诉;

  第二,上诉机构在从前可能按照90天的期限,譬如在 1996年~2001年期间,该上诉机构做出了101项裁决,其中有87项是在90天内宣布的,其余的则由上诉机构与各方协商并在获得其同意的情况下延期;

  第三,从2011年起,上诉机构开始忽视90天的硬性要求,一些WTO成员曾对此表示重大关切,另外三名成员(美国、加拿大和墨西哥)提出DSB(WTO争端解决机构)决定;

  第四,自2011年以来,上诉机构平均处理上诉的时间达到149天,而自2014年5月以来,这一均匀长度到达了163天(不包含空客和波音案件);

  第五,上诉机构总给自己不能按期实现裁决找理由,而不是为确保遵照规矩而转变其行动;

  第六,其余WTO成员也没有尽到管理WTO这一系统的责任。

  谢伊表示,美国等候同其他成员国就如何解决这一问题进行接触。

  第一财经记者获知,欧盟、巴西、澳大利亚、新西兰、菲律宾、日本、加拿大、挪威、墨西哥、俄罗斯、乌拉圭、危地马拉和泰国等成员随后相继发言。

  其中,欧盟和巴西等成员表示,诚然对这种耽搁以及上诉机制的透明度问题同样表现担忧,但并不渴望以捐躯判决品德做为代价 。

  也有成员国指出谢阿对上诉机构的责备多少有点倒打一耙:正是美方从去年2月开端的阻挠,才令这两年以来上诉机构的案件沉积得越来越多。

  此前WTO上诉机构主席巴提亚(Ujal Singh Bhatia)也指出,对上诉机构和DSB来说,2017年都是非常艰难的一年。

  他指出,当下面临的前所未有的挑战,来自于两个彼此关联的因素:一方面,摆在面前的申述案件数量巨大,案情复杂,正在牵制处理案件的才能,并考验着及时完成工作的能力;另一方面,因为WTO争端解决机构无法弥补三个空白,上诉机构目前只有四名成员。

  巴提亚强调,上诉机构不偷勤。实际上,上诉机构全年都在处理上诉问题,其中还包括在 2017年发布了五份报告,以及处理了有关空客和波音相关的范畴巨大的诉讼案。

  他统计,2017年全年共有六项新申说案件,2018年的前多少个月又多了另外两件。“这么繁重的工作量,加上上诉机构长期的资源限度,导致了其中一些案件的听证会被推迟了数月。”他猜想,在未来将出现更多的贸易抵牾,总体而言,预计今年将向各方发布十多份小组报告,为此上诉机构在可预见的将来仍将持续忙碌。

  WTO系统正在走向瘫痪

  WTO争端解决机制下设的上诉机构常设七位法官,然而由于美方阻挠开启新法官甄选程序,目前上诉机构的正式法官仅剩四人。

  在此次会议上,墨西哥再次代表66个WTO成员恳求“尽快开启WTO上诉机构成员甄选程序”,以补充目前三位大法官空缺,并请求在30天内提交候选人名单,在60天内启动甄选委员会推荐过程。

  然而,美方再次拒绝了上述提议,并称WTO争端解决机制不解决美方在此前中提出的诸多问题,因此美方无奈改变其立场。

  按照规定,上诉机构处理每个案件至少需要3名法官。即使是有4~5名正式法官,在实际工作中也会因为正当性问题,难以处置案件。

  有学者指出,在极其情况下,美国的阻拦可能会导致WTO争端解决机制的崩溃——两年后,假如问题还得不到解决,上诉法官届时就只剩下一人了,而这种趋势并不是骇人听闻。第一财经记者获悉,立即将有一位法官——斯旺森(Shree Baboo Chekitan Servansing)的任期即将在今年9月30日结束,目前巴提亚正在为他的第二任期任命而奔走,如果斯旺森不能连任,那么从今年10月份开始,上诉机构将仅剩下三位正式法官。

  巴提亚曾指出,上诉机构目前以一半的才干运作,缺乏适当的地理代表性可能会淡化上诉机构的合法性,而成员减少可能会导致上诉程序进一步耽误。

  巴提亚所指的地理性是WTO上诉机构的惯例,即考虑到不同的法律传统和体系,有些案件只有少数多少名存在相应法律传统国家的法官才华做出决议。

  他表示:“除非WTO成员敏捷采取有力举措来矫正这种情况,否则可能很快就会呈现无奈躲避的情形,从而使上诉程序陷于瘫痪之中。”

  在会议上,欧盟、哥伦比亚、加拿大、巴基斯坦、中国香港、俄罗斯、委内瑞拉、瑞士、泰国、新加坡、挪威、澳大利亚、巴西、土耳其、印度、韩国、新西兰、日本、菲律宾、危地马拉和南非等方对此纷纷发言。

  总体来说,这些代表重申对于目前的僵局表示关心,并督促所有成员都表示出灵活性,以尽快解决僵局。

  其中有成员提出,这一僵局不仅对争端解决制度造成影响,而且还对全体WTO造成影响,而美国的关怀和任命问题应该分开处理,目前所有WTO成员的权利和义务正在被美国的举动破坏。

    本文首发于微信民众号:第一财经。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破场。投资者据此操作,危险请自担。

- 热点新闻

    腾讯分分彩

Copyright © 2002-2018 腾讯分分彩下注www.ym28800.com 版权所有